Books 2018

2018 - a new year

Finish 18 in 2017, which is not so bad. The new goal is 24 in 2018 excluding computer science related book.


January

  • The Happiness Hypothesis (Jonathan Haidt)[2018-01-09]

    • 象与骑象人:幸福的假设
    • 人类的理性其实非常依赖复杂的情感,因为只有当充满情绪的大脑运作顺畅时,理性才的以运转。
    • 单靠意志力,控制化系统时很难打败自动化系统的。
    • 其实当我们并不完全了解为什么会觉得这幅画很漂亮,但我们的诠释模块(骑象人)就会编理由。
    • Life itself is but what you deem it
    • 人类倾向于有negative bias,就是会主动搜寻并回应威胁、侵害和挫败,所以我们没办法强迫自己从好角度看事情。
    • 知恩图报和有仇必报这两种心里一体两面,缺一不可
    • 流言为我们创造出非零和游戏,因为跟别人交换信息,我们不用付出任何成本,但彼此得到更多信息。
    • 我们受制于自身偏见及*高度伪善*行为的影响。
    • Evail: Inside Human Violence and Cruelty (Roy Baumeister) TODO?
    • happiness setpoint感觉是个挺有意思的概念,基因决定了幸福上限,但是可以努力去达到这个上限。
    • H = S + C + V –> 幸福持久度 = 遗传幸福范围 + 生活条件 + 自己可控因素
    • 平面国(Flatland)看起来似乎会是一本很有意思的书, TODO。
    • anomie(失范)这个词很有意思,一种没有明确规则、规范或价值标准的社会所呈现的状态。
    • 还是挺有所得的,我喜欢象和骑象人这个比喻。
  • The Golden Ticket: P, NP, and the Search for the Impossible (Lance Fortnow) [2018-01-10]

    • Read it on flight to Beijing and it turns out a funny book to read on trip.
    • 简单的模型永远无法反映世界全部的复杂性,但它们通常可以很接近这个目标。为某些情形找到一种简单的解释,就能对未来发生的类似情形做出 很好的预测。
    • 公元825年,花剌子密发表了《论印度数字的计算》(On the calculation with Hindu Numerals),其拉丁翻译是Algoritmi de numero Indorum, Al-Khwarizmi(花剌子密) 在今天的拉丁语里面辩证了Algoritmi,然后变成了今天的术语algorithm
    • 关于NPC的命名问题,被高德纳接手,他通过mail做了一次投票调查,确定了NP Complete,但是如果P=NP,则complete就不make sense了。所以,高德纳说:即使将来 可能觉得尴尬,我也愿意冒这个险–>我将奖给第一个证明P=NP的人一只活蹦乱跳的火鸡。
      • So now the guy who successfully proves P=NP will get 1,000,000 USD AND one alive turkey!
    • P/NP问题其实是在问,我们是否必须用蛮力搜索来解决团问题,还是存在更快的方法也能达到目的。
    • 了解到,在isolated 的科学世界里(美、苏),同时从不同的方向达到了N/NP问题这个点(快速求解 vs. 蛮力搜索),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,在我看来,这也是科学和研究的一个 迷人之处。
 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